您的位置: 新闻动态 > 人口•卫生•健康 > 详情

日本“少子老龄化”社会的形成机理及对中国的启示(一)

来源:华略智库 添加时间:2020-11-30 10:03:11 点击:3779

  日本自1990年泡沫经济崩坏以来,经济发展驶入了慢车道,从“失去的十年” 到“失去的三十年”,一些政经界学者认为“少子老龄化”是影响日本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变量,从根底上撼动着日本长期以来的大国地位。作为一个危机意识很强的民族,日本逐渐形成了应对少子老龄化的举国体制。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文化交融,日本有哪些成功经验可以借鉴?有哪些弯路可以避免?对我国在制定政策上又有哪些启发?中日两国应共同探寻一条解决少子老龄化问题的“东亚之路”。

  日本自然资源匮乏、国土面积狭小,但经济总量长期位列世界前三,人口总数排名世界第十一。作为经济大国和人口大国,日本已经步入“老龄社会”50余年,是少子老龄化问题最突出的发达经济体。

  在少子老龄化这一“全球趋势”的推动下,当下中国的少子老龄化问题也愈发凸显,亟需探寻一套符合国情、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案。从今天起,我们陆续推出华略智库高级研究经理、留日博士冯雷的系列研究。今天刊发第一篇,着眼于“是什么”,介绍日本老龄化社会的基本情况。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邻为鉴,方可未雨绸缪。

  日本社会的新常态——少子老龄化和总人口减少

  联合国定义老年人口(65周岁及以上)比例高于7%为“老龄化社会”,高于14%为“老龄社会”,高于21%为“超老龄社会”。日本是最先步入“超老龄社会”的发达国家之一,2019年老龄化率达28.4%,位列世界首位。

  日本也是生育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2019年总和生育率(TFR:是指该国家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若TFR低于2.08表示靠自然增长无法维持现有的人口水平)为1.36,全年新生儿数量为865,234人,是自1947年以来最低水平。

1.jpg

日本新生儿数量和总和生育率的长期变动(1872-2019)  资料来源: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数据

  “少子化”和“老龄化”是两件事情。

  少子化是指某一国家或地区新生儿人口占总人口比例持续下降,统计学上表现为生育率下降连带新生儿人口占比下降。生育率下降的原因是多样的,如不婚、晚婚、丁克家庭的增加等个体因素导致生育机会的下降,也有如战争、饥荒、流行病、自然灾害、人口迁移等大环境因素导致新生儿人口绝对数量的减少。

  老龄化是指老年人口(65岁以上)由于绝对或相对数量的增加,连带其占比(老龄化率)的增加。少子化是老龄化的诱因之一,因为新生儿数量减少会相对增加老年人口占比,从而助推老龄化的进程,因此常常把这一连锁反应合称为少子老龄化。

  但是,诸如美国、欧洲等局部气候条件优越的地区(如亚利桑那州的Sunbelt、佛罗里达、加州、南法、希腊等),因为退休移民的集中增加导致老年人口占比升高的现象,这与少子老龄化有着本质的不同,则不在本文讨论的范围之内。

  日本自1970年步入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率达7.1%),1994年步入老龄社会(老龄化率达14.6%),2007年步入超老龄社会(老龄化率达21.5%),是世界上老龄化最为严重的国家。根据日本总务省统计局发表的数据显示,2020年5月1日,日本老龄化率为28.7%,较2019年同期增加0.3%,65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3607.9万人,净增加30.4万人,为史上最高。

  相反的,日本总人口在这1年间净减少28.6万人,其中青少年人口(15岁未满)减少18.6万人,生产年龄人口(15岁—64岁)减少40.4万人。2020年,日本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48.9岁,意味着有将近一半人口年龄为50岁以上,完全成为一个以“大叔”和“大妈”为主的“成熟国家”。

  在少子化进程方面,日本已连续13年人口自然变动负增长,并呈现逐年扩大趋势。日本的平均总和出生率(TFR)从1990年的1.54下降到2019年的1.36。2019年全年新出生人口数为86.5万人,较上一年减少5.3万人,连续四年出现减少,是1899年统计以来的最低水平。

  随着少子化和老龄化的并行推进,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推测,预计2065年日本人口将由2015年最近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亿2709万人减少到8808万人(按出生中位,死亡中位推测,以下同样),总人口将减少3901万人,减少率达30.7%。到2065年,日本老龄化率将达到38.4%,即平均约每2.6个人当中就有一个65岁以上的老年人,老年人口数量将4倍于未成年人口(未满15岁)数量,每1.3个劳动者需要供养一个老人。

2.jpg

日本各年龄阶层人口长期变动和将来人口预测(1950年-2065年)  资料来源:2015年以前的数据来源于日本总务省国势调查,2019年来自总务省《人口推测》(基于2019年10月1日人口速报统计的确定值),2020年以后的数据依据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日本将来推测人口(2017年1月推算)(假定出生中位(死亡中位))》得出。

  少子老龄化如同悬在日本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人口结构的变化可能会从根底撼动日本长期以来的大国地位,对日本社会带来巨大冲击。部分有识民间团体如日本创成会议和人口减少问题检讨分科会认为,在2040年日本全国将有约一半的城市和乡村消失。

3.jpg

日本将在2040年消失的城市

  这种系统性危机对整个国家的教育、医疗、财政、治安、地方发展、公共服务、社会福利、创新能力,包括民族自信心等都带来了极大冲击,前日本首相安培晋三曾把少子老龄化视为国难。

  年少人口的逐年减少和老年人口的逐年增加,导致日本的人口结构呈现出“倒金字塔”形状,生产年龄人口的抚养负担越来越重。日本政府不得不通过再三提高商品消费税来维持老年人的退休金支出。

  需要注意的是,少子老龄化不再是某一国家或地区的局部现象,而是一个全球性问题。目前65岁以上人口比例超过21%的超老龄国家有7个,到2030年将会达到34个,超老龄国家和地区正在由北半球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向外围蔓延(UN WPA Report 2017)。

  亚洲国家的老龄化进程明显快于欧美国家。日本从老龄化国家发展到超老龄化国家用了37年,据推测中国经历这一过程则只需要33年,老龄过程发展速度超过日本(见下方表格)。当今日本社会面对的情况就是10-20年后中国将要面对的情况。

  届时,中国的老龄人口基数将十倍于日本,对于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日本的经验和教训给我们哪些启示?我们应该如何积极面对老龄/超老龄社会带来的挑战?国家和地方应当如何系统制定适应老龄社会的发展政策?(冯雷,华略智库高级研究经理)

4.jpg

主要国家老龄化情况比较  资料来源:国立社会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人口統計資料集2016」


注:

[1]. 1950年以前数据来源于UN. The Aging of Population and Its Economic and Social Implications (Population Studies, No.26, 1956) 和Demographic Yearbook. 1950年以后数据来源于UN.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The 2015 Revision(中位推算)。

[2]. 日本数据来源于日本总务省统计局《国势调查报告》和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日本将来推测人口(2012年12月推算)(假定出生中位(死亡中位))》的推算值。1950年以前的数值由已知年次的数据推算得知。

[3]. 表中年份为各百分比超过时的初始年,国别配列按照到达老年人口比例从7%→14%所需时间长短的逆序排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