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动态 > 人口•卫生•健康 > 详情

灾难性事件导致出生人口短期减少、中期反弹 ——基于国际比较研究

来源:微信公众号“人口论坛” 添加时间:2021-01-08 08:38:02 点击:743

  大规模的传染性流行病不仅是医学事件、经济事件和政治事件,还是重大的人口学事件。作为百年来全球最严重的传染病大流行,新冠疫情除影响人类死亡水平、降低人类预期寿命外,如何影响生育以及人口变动也是讨论热点之一。COVID-19大流行如何影响生育率,将进一步改变后疫情时代的人口结构及全球人口老龄化水平,并进而影响全球未来健康挑战和经济增长潜力。

  一、灾难性事件通常导致新生人口短期减少、中期反弹

  大量研究已证实,饥荒、地震、热浪和疾病等导致大量死亡的灾难性事件往往导致9个月后的出生人数大幅减少,高死亡率事件对9个月后的出生减少有非常稳定的预测作用。据研究估计,灾难性事件将平均导致9个月后出生率下降10%-15%左右。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导致美国1918-1919年的出生人口下降了13%;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9个月后,我国香港特区的出生率较平时下跌约18%;2015年巴西寨卡疫情爆发9个月后,出生率相较季度平均值下降约25%。

  无论事件死亡率高低,灾难发生10-11个月后生育率开始复苏,这种回升常被称为“死亡替代生育”或“恢复性生育”,常由对失去生命的恐惧和死亡创伤所驱动。以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为例,瑞典、挪威、日本、台湾等国家/地区在流感疫情爆发后生育率下降,此后1-5年开始上升,迎来了“婴儿潮”。

  重大灾难性事件发生后生育率变动的长期趋势以及变动幅度较难判断。灾难性事件引发的婚姻效应、经济效应、死亡规模效应以及心理恐惧效应等诸多因素都可能对未来的生育率产生影响。对经济活动和婚姻行为破坏严重的事件以及感染者众多或容易引发高度恐惧的疾病,即使没有导致大量死亡,也会对未来的出生产生较大影响。

  二、新冠疫情对未来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的影响

  出生人口和生育水平变动归根结底是每个微观家庭生育决策结果的累加。新冠疫情后经济的不确定性、家庭学习/工作的压力以及健康安全问题等因素综合影响人们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进而影响未来生育水平。

  (一)经济衰退导致的失业和经济不确定将持续压低生育率

  基于28个欧洲国家的研究发现,严重而长期持续的经济衰退,将导致女性生育数量减少。当失业率上升时,生育率显著下降,而且经济衰退期间(2008年至2014年),失业对生育行为的负面影响会扩大。有失业经历的人往往推迟生育计划。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学者使用2003-2018年美国生命登记数据和同期各州失业率数据分析发现,经济衰退最严重的州出生率下降较大:失业率每上升一个百分点,出生率将降低1.2%。

  本次新冠疫情爆发重挫各国经济发展,妇女失业率和贫困率急剧上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发达国家经济跌幅为 6.1%,发展中国家经济降幅为1%,不确定性和失业水平普遍增加。美联储预测到年底美国失业率将保持9.3%,且其中42%的失业将是永久性失业。2020年5月,加拿大失业率已达到13.7%的历史高位。挪威失业率在3月和 4月疫情高峰期也已达到历史新高(10.4%)。奥地利也出现了自1950 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就业下降,失业率创历史新高。

  国际劳工组织的研究显示,受雇于住宿、食品服务和家政行业的妇女,特别容易受新冠疫情影响被解雇和失去生计,到2020年6月全球估计72%的家政工人因新冠疫情而失业。联合国妇女署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布的报告显示,新冠疫情将大幅增加妇女的贫困率,并扩大男女之间的贫困差距,2019 年至 2021年期间妇女的贫困率将上升 9.1%。

  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经济衰退已经显现且仍在加剧,由于养育成本高昂,失业或收入减少必然会降低生育率。除此之外,经济动荡会迫使大部分家庭推迟任何长期投资(孩子就是最极端的长期投资),这也会进一步降低生育率。

  (二)疫情爆发广泛影响婚姻关系缔结和生育计划

  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及就业不确定,人们的婚姻、避孕和生育行为更加谨慎。美国婚礼报告公司调查显示,超过 60%计划2020 年举行婚礼的准夫妻推迟了婚礼。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日本2020年5月结婚登记对数只相当于上年同月的三分之一。对未来的负面预期还导致许多家庭推迟生育计划。长期经济危机将对希望成为父母的整整一代年轻人的生育行为产生负面影响,前景令人担忧。

  多国生育意愿调查表明,疫情对生育计划产生不利影响。美国34%接受调查的女性表示会因疫情推迟怀孕或少生孩子;俄罗斯近期不打算生育1孩的家庭占无子女家庭比例已达23%(2017年仅为10%),35岁以上年龄有一个孩子的受访者不打算再生孩子的比例达52%(2017年仅为31.8%)。加拿大、澳大利亚、欧洲等国的生育意愿调查也呈现出同样的推迟效应或取消效应。

  由于各国危机前的经济、人口和政策背景和以及对危机发生后发展预期不同,个体改变生育计划的幅度呈现国家间的差异。以欧洲为例,新冠疫情爆发后法国和德国超过一半调查对象推迟了生育计划,意大利(36.51%)和西班牙(29.26%)近三分之一调查对象放弃了原生育计划。意大利放弃生育计划的人群主要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和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德国放弃生育计划者多集中于受COVID-19 影响最严重的地区。英国则表现为那些认为个人收入严重受疫情影响的人群。

微信图片_20210108162042.png

  完善的家庭政策缓冲了疫情对个体生育计划的不利影响,例如家庭支持政策较完善的国家(如法国),人们更倾向于推迟生育而不是终止生育计划,西班牙和意大利两国失业率居高不下(欧洲最高),本国儿童保育服务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均较差,疫情前儿童保育服务对祖辈的高度依赖由于社交隔离的政策无法继续,导致这两国年轻人更倾向于放弃生育计划,生育率进一步下降的风险更高。

  三、后疫情时代全球生育水平区域分化进一步加剧

  历史上生育率之所以能在饥荒、流感、大萧条、战争等灾难性事件后1-5年内反弹至期初水平,在于当时结婚率高、避孕未普及、非婚比例和初婚年龄都较低,灾难性事件对生育率是短期抑制,当社会经济稳定后就可以回升。但在全球生育率持续走低的大背景下,COVID-19大流行大概率不会带来“婴儿潮”,还将进一步导致全球生育率下降,并进一步加深生育水平的国家/区域分化。

  发达国家生育水平将进一步下降。据估计,2021年美国和日本的出生人口将减少一成,日本少子化可能进一步加剧,美国出生的儿童将减少30万至50万,被认为将走向“大规模、持久的生育低谷”;未来十年俄罗斯人口可能因疫情损失40万-100万。加拿大、北欧等国家出生率未来也将进一步降低。北欧国家在疫情之前生育率已呈下降趋势,疫情造成的经济不安全感可能会进一步迫使年轻人推迟家庭组建,从而产生婴儿“萧条”。

  中低收入国家生育率或在短期内上升。联合国人口基金会预测,印度、菲律宾等中低收入国家由于妇女在疫情期间无法使用现代避孕药具可能会导致700万起意外怀孕。世界卫生组织预计印度自宣布疫情爆发以来的9个月内新生儿数量将达到2010万的最高水平。印尼国家计划生育机构估计到明年初出生婴儿数可能会比预期多42万。

  当前,新冠疫情仍将长期持续、实证数据仍较缺乏,如何对疫情后出生人口的变动趋势进行预测面临诸多挑战。虽然育龄人群并非本次新冠疫情的高危易感群体,COVID-19 大流行期间的儿童死亡率也极低,但新冠疫情爆发后世界各国的社区隔离制度,减少了社区居民获取避孕节育、生殖健康及其他医疗服务的途径。同时,新冠疫情期间孕产妇面临较大的健康风险,感染新冠的孕产妇有更高的进ICU和死亡风险。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2020年6月份发布的数据表明,孕妇患者住进重症监护病房的风险相较于那些未怀孕的同龄人要高出 50%,孕妇需要呼吸机的可能性也增加了 70%。瑞典数据亦表明,与同年龄的非孕妇比较,孕产妇进入ICU的比例是前者的 6 倍。

  此外,新冠疫情的肆虐还极大地破坏了孕妇的产前检查及相关保健服务,导致全球范围内死产率上升。据《自然》 杂志,英国、尼泊尔和印度等国家死产显著增加。《柳叶刀》发表论文也证实, COVID-19 大流行开始以来以死产结束的妊娠比例显著上升。新冠疫情还影响了相关辅助生育机构的营业进而影响辅助生育周期的延续,这对生育推迟程度深、辅助生育依赖程度强的发达国家造成较大影响。

  新冠疫情的未来走向尚不明确,如果新冠疫情仍将持续数年,感染人数和死亡人口数量均将发生重大变动,其对出生的影响则需要动态估计。世界各国应该根据自身情况积极调整相关政策,不仅要确定COVID-19大流行的范围,还要确定它对本国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尤其是对生育率的影响。(张翠玲、张许颖、张莉,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