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动态 > 人口•卫生•健康 > 详情

人口外流的逆袭样本:持续30年净流出后,南通终于找回“人气”

来源:澎湃新闻 添加时间:2021-01-13 16:18:06 点击:645

  南通,绝对是长三角、乃至全国经济强市中的一个特例:GDP突破万亿,人口净流出却已持续30年。

  从1989年以来,南通的常住人口就长期低于户籍人口。过去10多年,南通每年的净流出人数几乎都在30万人以上。受人口外流影响,南通成了全国老龄化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比全国提前17年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户籍人口占比超过30%,仅次于上海。

  在人们的普遍认知中,这样一个人口长期外流且老龄化严重的城市,想要重拾“人气”是不太可能的。然而就在今年年初,南通却在“十三五”时期的成就总结中,宣布了“常住人口历史性超过户籍人口”的消息。这个成绩,实在是来之不易。

  人口增长过低 劳动人口外流

  实际上,南通的人口并不算少:2019年常住人口731.8万人,户籍人口759.82万人,在江苏能排进前四,仅次于苏州、徐州和南京。但是,早在1975年,南通的户籍人口就已经超过700万人了,此后的40多年都未有太大增长。

  当时的南通对计划生育政策的执行十分坚决,曾被评为“计划生育模范市”。1970年其出生率曾高达26.94‰,到1975年便直接“腰斩”至13.36‰,1996年之后更是从未达到过10‰。南通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从2002年起已连续18年负增长,是全国主要城市中负增长最为严重的城市。(详见《一二线城市生育图鉴》)

1.png

  自然增长率为负不说,南通人口的机械增长也未能扭转颓势。从1989年以来,南通的常住人口就低于户籍人口,一直处于人口净流出状态。过去十多年,南通每年的净流出人数几乎都在30万人以上,只有2019年略低于30万。此外,南通的外流人口大部分还是劳动年龄人口(15-64岁)。南通市统计局2020年发布的《南通市人口流动现状分析》显示,南通流动人口中主要劳动年龄人口所占比重高达83.4%,平均年龄38.8周岁。这也就导致南通当地劳动年龄人口越来越少,2010年还有530.75万人,到2017年仅剩503.5万人,少了将近30万人。

2.png

  在人口自然增长和机械增长双低的影响下,南通早在1982年便进入人口老龄化,比全国提前了17年,比全省提前了4年。如今,南通仍是全国“最老”的城市之一,60岁以上户籍人口占比超过30%,仅次于上海。而根据《南通市“十三五”就业及社会保障体系规划》,南通的人口高峰预计将出现在2030年,届时60岁以上的老人将接近本地总人口的一半。

  内部吸引力弱 外部群强环伺

  近年来南通经济高速发展,在2020年GDP预计已迈入万亿,可谓是长三角的一颗新星。但截至2019年南通人口仍持续净流出,实在是因为内部吸引力不强,外部又有群强环伺。

  南通人口增长的内忧,在于其特殊的产业结构、“难通”的交通线路以及过高的房价。

  首先,作为全国著名的“建筑之乡”,南通建筑从业人员一直稳居在120-130万人左右,工程项目遍布全国。因此,南通每年都有不少劳动力随项目外出,且工作周期经常超过半年,致其常住人口有所锐减。同时,南通第三产业的比重不足50%,明显偏低,吸纳人口十分有限。

  其次,南通的地理位置虽然优越,但与上海、苏州之间隔着长江“天堑”,南下的交通一直不太方便。2008年苏通大桥开通,但常年拥堵;2016年才开通动车,线路却不算太多,严重制约了外来打工人员的数量。2020年沪通高铁开通,南通首次接入全国高铁网,或将减少本地人口外流,同时提升外来人口输入速度。

  最后,南通当地的房价明显偏高,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外来人口定居南通的积极性。如今南通的平均房价已逼近2万元/平米,在全省排名第四。但它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刚过4万元,在全省只排第六。其2019年的房价收入比(家庭住房总价与家庭可支配收入的比值,比值越高买房难度越大)达到13.1,比郑州、武汉、成都、青岛、西安、无锡等城市还要高。

  南通人面临的外部诱惑,在于长三角地区数量众多的经济强市。据南通统计局数据,南通外流人口大部分都流向了南京、苏州、无锡、常州以及上海,外出务工经商、工作就业的比重分别为40.9%和35%。

  在人口红利逐渐消退的近些年,杭州、宁波、合肥、南京、苏州等城市纷纷加入“抢人大战”,上海甚至也“放低身段”加入竞争,南通人才面临着强大的被虹吸的风险。据人社部门统计,南通籍高校毕业生回通就业率只有40%左右,研究生回通就业率更是不足5%,人才外流现象十分严重。

  然而就在内忧与外患并存的严峻形势下,人口净流出多年的南通竟然在2020年实现了“常住人口历史性超过户籍人口”的成绩,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重塑产业筋骨 加入抢人大战

  2020年4月,南通市公安局统计数据显示,南通登记外来流动人口数已突破130万,相比2019年年末净增了17.7万人。虽然在防范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南通对于流动人口的登记更加精准,但近年来南通净流出人口数量减少却是毋庸置疑。

  一方面,南通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了较快提升,产业升级也在稳步进行。2016年,南通确定了“3+3+N”的产业发展方向——以高端纺织、船舶海工、电子信息三大重点支柱产业,智能装备、新材料、新能源和新能源汽车三大重点新兴产业,以及航空、生物医药等产业作为发展重点,打造先进制造业基地。

  这样的产业定位,有助于南通更好地承接上海的产业转移,吸收劳动力等各类生产要素。2017年南通发改委数据显示,当时的南通有30%的高层次人才从上海引进,50%的企业与上海有合作,引进上海或通过上海引进亿元以上工业项目约60个。而随着2020年沪通高铁的开通,南通与上海之间1小时可达,未来两地之间的产业、人口交流会更加密切。

  此外,近年来南通自身也在发力重大项目建设,试图培育出更多的经济“压舱石”和吸纳就业的“主力军”。2020年数据显示,南通全市已建成或在建的10亿元以上项目共有402个,全部建成后预计可吸纳劳动力26万人。南通全市在手、在谈及签约注册的20亿元以上重大项目超过140个,建成后也必将吸纳大量劳动人口。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南通市统计局2020年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南通流出人口平均年龄38.8周岁,而流入人口平均年龄为32.2周岁,比流出人口小了近7岁。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制造业的发展,因为南通流出人口中有43.3%从事建筑业,而流入人口中有43%从事制造业。产业变革带来的人口结构调整,让这座严重老龄化的城市开始呈现出一定的朝气。

  另一方面,南通也加入了城市“抢人大战”。2019年10月,南通正式发布人才新政,提出大专以上毕业生零门槛落户、给予双创人才最高150万元购房补贴等政策。在此之前,南通人才落户需要“稳定工作+买房”。2020年4月,南通再度放宽落户条件,城区和建制镇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租房也可落户,破除隐形门槛。

  如今,南通常住人口超过户籍人口,不仅弥补了本地产业对劳动力的需求缺口,还优化了南通的人口结构。南通的逆袭,足以证明其城市地位和辐射力在稳步提升,也为其他人口外流、老龄化严重的城市提供了一个绝佳样本。(蓝桥)

  参考资料:

  [1] 南通:常住人口历史性超过户籍人口.澎湃新闻

  [2] 长三角黑马城市:人口净流出,老龄化严重,GDP却突飞猛进.智谷趋势

  [3] 南通城市吸引力之变:登记流动人口超130万,外出人口递减.澎湃新闻

  [4] 靠江靠海靠上海 江苏迅速崛起的“潜力股”解放日报

  [5] 2019年全国50个典型城市房价收入比排名.易居研究院

  [6] 南通市人口流动现状分析.南通市统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