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闻动态 > 人口•卫生•健康 > 详情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三孩生育”政策影响新生儿数量较“全面二孩”小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添加时间:2021-06-02 16:02:04 点击:699

  在放开三孩生育之后,会出现明显的“三孩红利”吗?

  我国生育政策迎来进一步调整。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指出,我国人口总量庞大,近年来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于改善我国人口结构、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

  国家卫健委指出,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相当比例的家庭想生不敢生,排名前三的原因是经济负担重、婴幼儿无人照料和女性难以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调查显示,因为“经济负担重”的占75.1%,“没人带孩子”的占51.3%,女职工生育后工资待遇下降的有34.3%,其中降幅超过一半的达42.9%。

  如何解决生育的“三座大山”?放开生育三孩之后,我国的人口结构将迎来怎样一个变化?“三孩红利”有多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了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解答上述问题。

  如何跨越生育“三座大山”?

  《21世纪》:全面两孩政策实施后,“想生不敢生”排名前三的原因是经济负担重、婴幼儿无人照料和女性难以平衡家庭与工作的关系,如何理解这“三座大山”对于中国人生育的影响?

  董玉整:2020年多地的出生人口出现两位数的下跌,我们可以从三大方面来看看原因。

  第一,在生育可能性层面,十分重要的客观原因是育龄妇女数每年都有一定比例的减少。能够成为妈妈的妇女在减少,就注定了出生人口数量的下降。

  第二,在生育实践性层面,在现实家庭生活中,年轻父母感到生养孩子的时间精力分配不过来,分身无术;感到生养孩子的成本太高,住房、教育、医疗等生活压力太大,生养孩子的经济基础比较薄弱;感到生育孩子会影响到自己的事业发展和职业竞争。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不敢多生孩子,甚至一个都懒得要。

  第三,在生育社会性层面,男女平等基本国策还没有得到完全彻底的贯彻落实,社会上还会存在一些隐性的生育歧视和就业歧视。人们对婚姻价值的神圣性理解,常常被个性化、情绪化,甚至物质化、工具化所肢解,离婚率越来越高,婚姻的不稳定性、爱情的不确定性日益增强。对于追求事业发展、强调真正实现男女平等的女性们来说,养孩子就是负担,也是社会对妇女、对自己的不公。

  要解决以上问题,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是全社会性的,而不只是年轻夫妇的,不只是家庭的,不只是局部地区的。只有全社会都自觉意识到这些问题是大家共同面对的问题,是需要大家必须全力解决的问题,并且齐心协力共同推进,这些问题才能在社会性的层面得到重视、解决,达到应有的目标。

   《21世纪》:应该如何更现实的解决生育对于女性的压力,普惠性托育对于生育的影响有多大?

  董玉整:生育对于女性的压力主要集中在时间精力不够用、经济负担太沉重、事业发展受影响等三大方面。大力发展普惠托育服务,对于生育有积极的促进作用。建立健全普惠托育服务体系,为青年父母提供全面的、高质量的普惠托育服务,有助于将青年父母从时间精力不够用的困惑中解脱出来,从顾此失彼、无暇顾及自己的紧张状态中解脱出来,他们可以腾出手来更好打理家务,更好发展自己,不断增强家庭发展能力。

  但目前这方面的资源显然不足,是短板,各级政府必须从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入手统筹谋划,调动全社会力量,切实解决这些问题,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为青年父母提供全面的、高质量的普惠托育服务。 

  “三孩红利”有多大?

  《21世纪》:新冠肺炎疫情对于生育率有何影响?

  董玉整: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出生人口产生了一定影响。一些人原先以为防控疫情期间人们居家隔离,可能会增加生育行为,提升生育水平,但许多国家的统计数据却表明,防控疫情对人们的生育行为和水平的影响是负面的,出生人口数量反而比上一年减少。这可能与人们在疫情期间集中精力防控疫情、心理紧张、行为受限、生活压迫、交流不畅等因素之间的综合作用存在一定的相关性。

  比如美国,2020年的出生率比2019年下降了4%,全年出生了360.52万名新生儿,为1979年以来最少。再加上在疫情中死亡人数的因素,出生率的下降,正在加剧美国人口的老龄化。2019年,美国共有5个州的死亡人口超过出生人口,而2020年,死亡人口超过出生人口的州达到了25个。美国人口学家称“这是美国出现的重大社会变迁”。

  从发展趋势上看,新冠肺炎疫情对人们的生育行为、对出生人口的影响,将会持续相当长时间,必须从人类社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整体发展上予以高度重视。

   《21世纪》:数据显示,近年来政策调整使全国累计多出生二孩1000多万人,在放开三孩生育之后,会出现明显的“三孩红利”吗?

  董玉整:启动三孩政策,是中央根据最新汇总公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做出的及时和必要调整,是改善人口结构、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大战略部署。预计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会有所增加,但由于育龄妇女总量减少等原因,很难出现出生高潮,不能指望一下子增加很多新生儿。可以肯定,三孩政策实施后新增出生数的规模较全面两孩政策的影响只会更小,不会更大。

   《21世纪》:如何判断放开三孩生育对于延缓我国老龄化程度、改善人口结构的影响?

  董玉整:老龄化社会早已到来,是我们的生活现实。七普数据表明,2020年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到18.70%,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到13.50%。由于出生人口逐年减少,劳动力人口也在逐渐减少,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在加速发展。改革开放40年来所拥有的丰厚的人口红利,正在快速地消失。

  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早已不是一个单纯的人口问题,也不只是分管人口工作的某一部门的业务问题,而是牵涉到社会是否和谐、是否协调、是否能够绿色健康高质量发展的全局性综合性问题。只有全盘谋划、全局行动、全面实施,才能有效地将“人口红利”转化为“人才红利”,将推进人类社会发展的人口因素,奠定在人口质量的提高上,从而实现重视人口数量的提升向更加重视人口质量发展的社会转型,实现人与经济社会的高质量发展。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会进一步释放和调动群众的生育潜能,增加出生人口,从而有利于改善人口结构,有利于落实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有利于保持我国人力资源禀赋优势,建设人口均衡型社会,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作者:陈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