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科研工作 > 专家视角 > 详情

新媒体时代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路径

来源:中国人口报理论版 添加时间:2020-07-15 11:24:00 点击:335

  性与生殖健康是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关系到人类的生存与发展,已被联合国列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的优先事项。大学生是国家的未来和民族的希望,其性和生殖健康不仅关系到个体发展,而且关乎民族的兴旺和国家的强盛。

  2019年11月至2020年2月期间,中国计生协、中国青年网络、清华大学公共健康研究中心共同发起并实施了“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并于2020年5月发布《2019—2020年全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显示,所调查的大学生中,性知识及格率仅为31.84%。68.44%的大学生曾经主动上网搜索过性知识;52.04%的大学生在学校里接受过性教育,但对学校性教育表示非常满意或比较满意的比例仅约1/3。

  由此可见,加强我国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教育(以下简称“生殖健康教育”)势在必行,尤其要发挥新媒体的优势,探索构建有效的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模式。本文根据文献研究,并结合实践,提出如下建议:

  (一)重建生殖健康教育教学模式。目前,高校的网络生殖健康教育以选修为主,大多数学生对网络课程没有兴趣且不重视,多是使用网络刷课、做题软件通过网络课程及期末考核。对这些学生来说,他们虽然得到了网课学分,但实质上并没有达到学习的效果。高校现有的线下生殖健康教育也是以选修课为主,同样存在教学模式上的不足。一方面,线下的生殖健康教育课程采取传统的讲解模式,简单灌输传统的生殖健康教育知识,导致课堂教学尴尬且索然无味;另一方面,大学生以获得学分为主要目的,很少参与教学互动与思考,使得线下生殖健康教育课程的效果也不显著。针对上述问题,高校应该高度重视生殖健康教育模式的建设,将“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纳入通识必修课程。要改进教学模式,实现线下课程与网络课程相结合。线下课程以传授普遍性知识为主,重在帮助学生了解掌握相关知识。网络课程在传授知识的同时,通过咨询、讨论等方式实现交互性教学,重在帮助学生解决困惑和自身遇到的问题。这样才能真正引起大学生对于生殖健康教育的重视。

  (二)提升网络平台服务水平,提高大学生参与生殖健康教育的自发性。高校应着力打造一支专业化的生殖健康教育师资队伍,为生殖健康教育注入专业的“新鲜血液”,在专业化的导向下,提升网络平台服务水平。比如,建立网络专家咨询平台,开设不同的生殖健康教育与咨询窗口,聘请权威的生殖健康教育专家定期在网络平台上进行匿名提问与答疑,并定期展开线上的“性”主题交流。运用网络的隐匿性、互动性,避免线下师生面对面咨询可能出现的尴尬,从而实现师生之间的交流与沟通更加自如、更加人性化。通过这种方式,不仅可以有效掌握大学生性心理等思想动向,解答大学生性的困惑,同时也能有效保护大学生的隐私,使生殖健康教育更加深入人心。

  (三)净化网络环境,建设现代化数字图书馆。图书馆是校园文化的载体,建设高校数字图书馆是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工作的必由之路。要使大学生接受科学、正确的生殖健康教育,就需要充分发挥图书馆的信息资源优势,建设拥有多学科、多类型、多载体的信息资源的现代化数字图书馆,传递科学知识和信息,为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道德观、完善自身的性知识结构提供强大的理论保障。与此同时,建设高校数字图书馆也应切实做好网络把关工作,重视网上校园文化建设。要将网络文化纳入校园文化建设的总体格局进行部署,让正面的网络资源占据学生的网络生活,把不健康和有害的信息消灭在萌芽状态,避免大学生学习错误的性知识。为此,利用现代化的网络技术手段开展导读工作是十分重要的一环。要建立导读系统,对网络信息资源进行分类、整序、链接,建立信息导航库,引导大学生正确检索网络信息。

  (四)依托移动社交媒体推进生殖健康教育。当下已是新媒体时代,鉴于大学生主动上网搜索性知识的比例高于接受学校性教育的比例,依托移动社交媒体推进生殖健康教育是必要之举。笔者建议做好以下几项工作:

  一是搭建生殖健康教育服务平台。充分考虑生殖健康教育主体的多样性和多元化,构筑符合生殖健康教育理念的服务平台,规避学校生殖健康教育和家庭生殖健康教育缺失带来的遗憾,为大学生提供优质、科学、人性化的学习资源;同时,通过移动端开展精准服务,满足不同大学生的需求。搭建生殖健康教育服务平台的优势在于,可通过移动网络和社交媒体,提供移动学习和泛在学习环境,方便大学生实现个性化学习,并能有效与教师、专家和专业生殖健康教育机构取得联系,获取优质的信息资源,完善自我学习系统的构建。

  二是优化生殖健康教育资源开发。激发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机构、专家学者、性心理咨询师等不同群体的智慧,不断生成和共享优质的生殖健康教育资源。鼓励专家学者开设单元化的微课、慕课;通过群组功能开展同伴教育;加强对移动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监管,落实实名制度和审核机制,保障信息资源生成的质量和可信度。同时,也应增加隐私保护机制,引导大学生树立维权意识,并严厉打击泄露个人隐私和传播色情信息的犯罪行为。

  三是创建生殖健康教育网络学习空间。依托移动网络、社交媒体等载体以及传感器、大数据、基于位置服务等技术,统筹推进网络学习空间的建设和运用。网络学习空间要集成网络生殖健康教育、资源推送、学习生涯记录等功能。同时,激励生殖健康教育专家、专职教师、专业机构积极参与互动和共建;鼓励大学生利用网络学习空间进行自主管理、自主学习、自主服务。此外,还需引导家长理性看待大学生生殖健康教育,为子女学习相关知识提供协调和帮助。

  四是创设全面的生殖健康教育评价体系。生殖健康教育的高度隐私性、话题敏感性决定了其教育评价体系有别于一般的教育活动的评价体系。由于隐形评价体系非常适合定制学习或个性化学习,引入隐形评价体系既有利于大学生进行自主学习、咨询和互动,也有利于个人隐私的保护。

  五是建立完善政府支持和监督体系。生殖健康教育服务平台的开发和学习空间的打造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须由政府部门牵头和提供倾向性政策作为保障,不能全然依赖于商业化运作。要采取政府—学校—企业—社会共建模式,鼓励优质资源的生成;加强对移动网络和社交媒体的监管;保障学习环境的安全可信,如支持依据内容分类机制设置不同共享权限,面向不同网络群体和行为目的设置不同的共享策略;加强软件安全设置,保证个人隐私不被泄露和滥用。

  六是学校主导建立生殖健康教育平台。学校要积极号召学生和相关教师参与平台建设,运用平台资源开展教学活动,丰富教育手段和提升教学效果。通过慕课、微课等课程的制作,召集学生开展线上线下活动,透过群组讨论让更多学生受益。鼓励各学科相关领域专家开展网络讲座和互动活动,让学生在讨论互动中形成合理认知。具体来说,要利用移动社交平台开展同伴生殖健康教育。首先,通过参与式教学模式,鼓励学生在教师指导下开展自我心得分享、角色扮演、经验交流和批判性讨论等活动。其次,选择平台教学中的优秀学生作为活动发起者、倡导者,并使其通过专家培训成为“意见领袖”,在教师指导下发起有意义的讨论和校园活动。再次,由学生自主编制生殖健康教育视频和微课,在教师审核评定的基础上进行网络排行,选择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学视频进行推广。最后,打造网络同伴互评体系,通过互评反馈修正相关信息与教育模式。(汤捷 梁木子)